为了您有更好的咨询体验,建议选择在线客服客服热线:400-628-1176 服务时间:9:00 - 21:00

在线客服

【GPLP】积木盒子:向苦而生

2018-08-16

编者注:“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难题。”——莎士比亚

P2P行业的至暗时刻正在发生:新增投资锐减、流出资金加剧,多家平台发生兑付困难。截止2018年7月31日,网贷行业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为1645家,环比减少218家,问题平台221家,7月活跃投资人数334.34万人,活跃借款人数为375.17万人。其中投资人数环比下降18.13%,借款人数下降13.79%。身为行业的一份子,积木盒子能否独善其身?

生存准则:善良比聪明更重要

“一个从来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在《芳华》里面,所有人感叹刘峰命运的同时,只有何小萍意识到了善良的价值。

P2P的圈子莫不如此,暴利、狂欢、野蛮,这曾经是所有人对P2P的标签,包括GPLP君。

2017年,P2P公司集体扎堆赴美上市,在财报显示其行业净利润高达50%的背景下,P2P上演了疯狂的舞蹈,一群最聪明的人正在长袖善舞。

所有人追寻暴利的同时,还有人想到善良吗?

有,董骏。

在狂欢的聚会当中,他的积木盒子缺席。

在积木盒子的经营原则当中,他们强调不贪图快钱、严格控制风险。

截至2018年8月,积木盒子的累计交易总额约为521亿元,贷款余额为76亿元左右。对比成立时间相近的宜人贷,后者的累计交易总额为972亿元,贷款余额492亿元。

当然,并非董骏不喜欢资本与利润,而是在资本之外,董骏认为,善良远比聪明更重要。

这来源于董骏的亲身经历:

他是美国次贷危机的亲历者,甚至可以说就在那场抵押支持债券衍生品的危机漩涡的中心。

董骏,早年在美国经历过金融衍生品的蓬勃与次贷危机的破灭,后来同样在国内创业过程当中感受过人间冷暖,百般人生他都曾体会:

资料显示,早年的董骏曾在以色列第一大银行(BANK HAPOALIM)任结构投资经理,管理超过40亿美元的资产;他是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CFA)、美国认证管理会计(CMA)、美国认证财务经理(CFM),拥有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美国康涅狄格大学MBA学位和中国云南大学学士学位。

但董骏并不认为他比一般人聪明;

后来他选择了创业,这看起来有点自找苦吃——2008年,董骏回国创业创立了恒信悦华(Credit Heng),随后开始了5年中国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历程;

中间的过程可想而知,首先,西部地区的环境自然与美国迥然不同,相差甚远,其次,在西部地区做中小企业金融服务,有谁会相信他?

显然,这次创业过程不是那么完美,否则他后来为何要选择随后创立积木盒子?

经历过苦难的人才会珍惜幸福的生活,在聪明的世界里见识太多的人才会珍惜善良的价值。

当然,后来他创立积木盒子也并不仅是为了追风口和盈利,资料显示,积木盒子的创业原因颇为偶然——董骏与其他合伙人,魏伟和彭笑玫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2011级EMBA北京1班的同学,他们三个人时常聚在一起探讨中小企业所遭遇的融资难题。根据他们获得的信息,中国有4200万家中小企业,然而,在当时的金融环境下,仅有3%能得到银行贷款。

那其余的97%如果有资金需求该怎么办?

随后积木盒子诞生了。

只是董骏没有想到,一路走来,创业怎么这么苦,对,创业就是一杯苦咖啡,他总是需要面对各种问题,比如,包括此次的P2P行业风暴。

“P2P行业正在经历爆雷危机,焦虑的情绪四处蔓延。就连正常运作的平台,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影响。”谈到P2P的至暗时刻,董骏曾如此回应,P2P的危机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积木盒子,“我们也在观察所有的数据,其实大概第一周的时候头部平台都有影响,现在应该没有任何平台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说都不仅传递到P2P的头部平台,现在已经传递到整个儿非标市场了。”

如果不能独善其身的话,积木盒子该怎么办?

先前在华尔街的经历让董骏并不慌乱。

“危机最基本的应对方法其实就是尽量能够保证自己的现金流在一个可持续的水平,你不要说P2P行业,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一直有一个黄金戒律,那就是起码你要保证有9-18个月可支配的资金,在这个时间段里你烧不死,我觉得P2P行业也不例外。如果公司事先对危机考虑的太过乐观,那他可能在控制风险上就不够充分。”董骏表示说,危机时刻,市场和团队信心的建立非常重要,对积木盒子来讲,度过难关现在最有效的东西就是真诚的把你到底做了什么样的资产、你的风控怎么样,打开给客户看。

显然,克制与保守让积木盒子在风暴来临的时候,所受到的冲击更小。

当然,这来源于董骏对金融及P2P的清晰认知。

“P2P表面上是一个交易撮合的服务,但其实投资只是冰山在水面上的10%,身下90%才是平台真正的能力所在:你到底怎么样获客、怎么样做风控、怎么样管资产、你资产数据是什么样的等等。

在过去这几年市场欣欣向荣的时候,没有人注意水面下的东西。现在合规的平台可以做得直接很简单,打开自己让投资人看——他们到底投的是什么资产,他们投的这个资产我们认为有多少风险,为什么一定范围内的风险我们是可以持续管理的......等等。”对于资产及管理,包括平台的真正能力,董骏心中有数。

积木盒子五年:向苦而生

如果让董骏总结一下五年的创立历程,恐怕他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向苦而生。

“这五年里,我们团队充分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创业公司的老板有多难当,工作就不说了,每周还要网聊、最近还要直播、说到我们的品牌日JIMU87就更变本加厉,除了要讲话以外唱歌跳舞还跑不了,今年还增加了跑步,一上午我就和上百个积友在朝阳公园跑了10公里,最不人道的是,把红裤子定为成我的标志,害得我五年都穿一条裤子上台。”2018年8月7日,积木盒子成立五周年之际,董骏上台自我吐槽。

当然这只是创业者所要面临的一个最简单的问题。

创业五年,董骏经历的远比P2P风暴更多的问题,融资,监管,风波一次比一次更猛。

比如,在2013年、2014年的激烈竞争当中,积木盒子如何在激烈的竞争当中高速发展,活下来是第一要素。

2013年、2014年,中国的网贷平台高速发展,截至2014年底,P2P网贷平台数量达到1613家,较2013年增加了900家以上,新平台涌入市场的同时,网贷平台之间的竞争也开始了,大家在流量中激烈厮杀。

“以前是做轻做浅,平台只撮合交易。但现在要做重做深,这样才能打造独特的壁垒和核心优势。“董骏不得不考虑积木盒子的未来。

2016年,伴随着e租宝事件的爆发,整个P2P行业的监管环境急剧收紧,甚至在2017年,这个监管环境一直也在不断升级。

积木盒子在不能逃脱监管的背景下,他们该怎么办?

“这几年,P2P行业在持续经历政策收紧的过程,比如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发声,各种各样条令的出台,要求平台把流动性放在整个金融体系结构里最优化的地方,而并不是简单的制规模就可以了,这是需要去泡沫的。郭主席(郭树清)说过一番话:任何非标资产,如果它的收益率达到一定的点位,你都要预期它有一定的风险,这是很对的,因为中国本来就处在从刚性兑付到风险回报的转换过程中,这是一个更加市场化的趋势,需要市场教育。”董骏已经适应了这种生活。

因此,回顾5年的创业历程,董骏感慨的表示,“做对的事又能活下来就是对行业、对良币驱逐劣币最好的贡献。”

生与死,快与慢之间,其实董骏一直都在平衡。

“刚回国创业时,大家都在说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谈论的经常是‘极致、口碑、专注、快’。但在今天看来,对我们这个行业,快这个词也不是那么重要。”董骏说。

在过去五年,快与慢之间,董骏一直在反复思考答案,对金融企业来讲,慢肯定能更好的控制风险,然而,如果慢了,董骏又可能要面临资本的压力,积木盒子有多次融资,他必须为投资人负责,而投资人投资积木盒子,必然想要从积木盒子的发展当中获利。

2014年3月初,积木盒子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A轮投资,银泰资本投资;

2014年9月10日,积木盒子宣布完成总金额3719万美元(近2.28亿元)的B轮融资,小米公司及顺为资本领投该轮融资,经纬中国、祥峰投资、银泰资本、和玉投资跟投;

2015年4月21日,积木盒子完成总金额达8400万美元的C轮融资:英国天达集团(Investec)领投,曼图宏业(Mandra Capital)、熙金资本(Zhong Capital Fund, L.P.)及海通证券直投子公司-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通开元”)跟投;

2017年,审计报告数据显示,积木盒子在2017年成功实现全年盈利。

一路走来甘苦相伴。

或许,经历了才知道善良永不聪明更可贵,创业本身就是一个向苦而生的过程。

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