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您有更好的咨询体验,建议选择在线客服客服热线:400-628-1176 服务时间:9:00 - 21:00

在线客服

【首席财经观察】对话积木盒子谢群:复盘,网贷危机发生在7月并非偶然

2018-12-27

对于网贷行业来说,2018年绝对是值得被铭记和反思的一年。从2013年P2P网贷正式走入金融消费市场开始,还没有哪一年如2018年第三季度的“雷潮”一样,给监管、网贷平台、资本市场和普通投资者带来如此强烈和绝望的打击。

根据网贷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的统计,“雷潮”于6月中旬开始酝酿,在7月份达到顶峰,月新增问题平台从上月的67家飙升至198家,然后逐渐回落,至11月份下降至22家,基本恢复雷潮前的行业平均水平。而即便是抛开三季度间问题平台的集中出清不看,网贷行业也正在以每月减少1%平台的速度,进行“瘦身”。

“雷潮”渐远,但网贷备案之剑仍未落下,从内向外看,如何看待过去的这次危机的经验和启示?最近,首席财经观察和网贷平台积木盒子CEO谢群聊了一下他的体会。

首席财经观察:8月的时候,董骏(积木盒子创始人)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流动性是触发这次行业震动的主要原因。现在危机基本上过去了,您怎么看?

谢群:信用风险的爆发一般比较缓慢,一般都是逐批爆发的,是有一定的时间窗口让平台、行业调整和消化的。而流动性风险被激发,不仅具有较强的传导性,而且有时让市场猝不及防。如果去看华尔街2007、2008年金融危机,大部分倒台的金融机构不是因为资产质量急速恶化,而是因为流动性枯竭传导带来集体猝死。而网贷平台的流动性危机一旦显现,杀伤力往往来得更大。

流动性危机的出现,基本是从行业有关键平台出问题开始,接着部分投资人丧失信心,到蔓延性的导致行业多数平台交易量下降和收入减少,以及债转的难度增加;债转减缓,又诱发了更广泛的信心问题。而多数投资人仍然认为网贷平台是有刚兑义务的,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就导致今年夏天看到的很多平台出现的困境,甚至是倒闭。

首席财经观察:“雷潮”为何出现在三季度,三季度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资金流出高峰。

谢群:从行业当时所处的环境来看,2018年1-5月每个月都有平均20家平台出问题。所以,6月底之前,我们看到的出清都是一个常态,并没有预计会出现极端波动。但从7月14日那天开始,我们观察到的平台上情况忽然发生了快速变化,主要是当时普通投资者心目中认为比较好的一家平台,前一天忽然发生了负面,这对市场信心打击特别大。

首席财经观察:单一平台暴雷就能触发整个行业的危机?

谢群:应该说那家平台出事是“雷潮”的一个触发因素,它激发市场外部性预期落空。市场预期有时候会产生很好的影响,有时候也是一种摧毁力量。此前监管对于行业整治的截止点是6月30日,所以市场、资本和普通投资者预期在6月30日时就能看到一个明显的结果,告诉市场哪些平台合规、哪些平台不合规。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个结果并没出来,整改情况的复杂程度可能超出了市场的预期。但是,在6月底-7月初那个节点上,普通投资人等待的神经是很敏感的,预期落空的打击事实上是很大的。所以7月中旬的单一事件才能一下子触发市场信心动摇。

此外,一些对于监管心存侥幸的平台也在力图坚持到6月30日再看情况,更有不良市场玩家以收购的名义塞进假资产,意图在6月底时趁预期中的市场“混乱”撤出或跑路。所以,危机在7月集中爆发不是一个巧合。

首席财经观察:怎么看待整改的复杂程度超出预期这件事?

谢群:行业监管是不同于普通投资人甚至是平台角度的。这不是网贷行业的特性,任何行业都一样,政策制定者和行业管理者会从全局去考虑行业稳定的需要,所以监管对未来行业的规划难免用到“均码化”政策——一个尺寸让未来所有人都要穿得下,可以规范平台经营,又不至于扼杀创新。但这样一来,不可避免地会导致一些平台的合规难度就会相对较大,但是由于涉及到的金额一般都巨大,所以会搭建尽可能合规的模式来继续运营以期得到备案,但这就会增加了检查和整改的复杂度。

首席财经观察:行业在这次危机中体会到了流动性管理的重要,网贷平台应该怎么管理流动性呢?

谢群:网贷平台的“流动性”和银行的肯定不一样,最大原因是P2P不能做资金池。P2P的流动性更多是指债转过程中的效率和摩擦度。网贷平台的流动性风险,一般出现在预期要债转或提现的资金,和预期回款之间,出现一定缺口的时候。严格地说,即使平台自有资金充裕,也不能直接参与交易来舒缓流动性风险。

管理这个流动性,事前要做预测,分析预测存量业务未来到期流入、流出情况。换句话说,我们要事前定量出未来每一天大概率上有多少债权会回款;事中,要监测从早晨零点开始每笔应收借款是不是回款了,并根据当前的回款情况,重新更新我们的回款模型。比如,借款人出现提前还款和逾期是常见的情况,这些状态都会反应在我们模型里面。同时,对于流动性风险我们的模型设计有个底线要求:流入资金是预期提走资金的至少两倍,这样才能够很好的避免资金流动性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当时在“雷潮”中的实际操作,并且我们看到了一个比较好的效果。

首席财经观察:网贷行业以后危机也都会以流动性风险表现出来吗?

谢群:流动性风险一般是阶段性的,长远来看,无风控或者少风控才是行业最大的风险隐患。这行业中一些平台一直有这样一种观念:高收益可以覆盖高风险。信贷风险积累发酵的比较慢,很容易被忽略,到最后风险越积越多,承担不了了早晚会爆发。而流动性风险更容易受到外部经济环境或政策环境的波动影响,很多平台就会同时扛不住了。

首席财经观察:怎么看网贷行业前景?

谢群:关于行业前景,需要强调的是融资需求一直是真实存在的。一方面,我们认为目前现有的消费信贷只能满足总体需求的三分之一;另一方面,小微企业融资需求也很旺盛,从2015年至2018年,中国小微企业贷款占比有明显上升,说明小微企业融资需求巨大。但是融资规模在100万元以下的融资渠道受限严重,短期内看不到结构性改变,因此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满足程度还维持在较低水平上。

在这样的大需求下,受市场驱动,网贷行业是可以具有顽强生命力的。加上监管在目前和可预期的未来,对一系列的网贷政策加以更清晰的制定和出台,包括规范以及打击逃废债等。从平台的角度来说,这些规则比催回来多少钱更重要,事先的威慑力比事后拼命催收效果好得多。

查看原文